《经济学人》杂志:体外受精的问题与希望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7月20日刊登文章,题目为《体外受精:科技进步为不育症夫妇带来新希望》,文章内容如下:

《经济学人》杂志:体外受精的问题与希望

  当路易丝·布朗1978年7月在曼彻斯特出生时,她创造了历史。父母发现她是世界首例“试管婴儿”,这个称呼用于描述通过控制受精过程而人工培育的胚胎。对于多数患者而言,体外受精是一项耗时、痛苦且成功率不高的挑战。如今,科技进步为这一领域带来了新希望。

  首先,体外受精变得更快、更便宜。双胞胎和三胞胎的着床率大幅下降,从而降低了危险妊娠的数目。激素治疗也变得更安全。结合卵子和精子的冷冻、捐献以及**等技术使得更多人——包括那些之前没有生育能力的人——有了生育的可能。

  但障碍仍然存在。尽管体外受精技术已经变得更好,但失败的概率仍然很高。2018年诞生的77万名试管婴儿是大约300万个治疗周期的结果。许多女性需要接受一轮又一轮的激素注射,有时需要从一个诊所转到另一个诊所。在美国和英国,大约一半人可以在经过多年以及多达8个周期的治疗之后抱着孩子回家。

  这些痛苦和花费催生出一个把不顾一切希望能怀孕的回头客作为销售对象的生育产业。当一个治疗周期失败时,许多诊所会提供不受充分监管的“追加”治疗选项,这些追加治疗并不提供可证明的成功机会,甚至反而会降低成功机会。一次这样的治疗可能收费数百到数千美元。

  体外受精存在的问题有一个共同的根本原因,那就是科学家对于新生命产生方式的了解极其贫乏。孕育生命的许多细胞学、分析学和遗传学基础仍是未解之谜。

  然而,最近的科学研究将带来某种希望。日本和美国的研究人员正在探索利用可以成为人体任何类型专用组织的干细胞,以皮肤和血液细胞为原料来制造卵细胞,这一过程被称为“体外配子”技术。

  最后,新的治疗方法可能随之出现。以前很多不能自然生育的夫妇现在可以一样生育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

  所有这一切都需要时间——这就是为什么体外受精治疗仍将至关重要,以及为什么它需要资源投入和行政监管的原因。对生育能力的更好理解将有助于提高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从而降低其情感和财务成本。

  新的治疗手段最终可能带来自路易丝·布朗出生以来生育技术的最大变革。民调显示,在许多国家,人们生育子女的数目比希望的要少,部分原因是人们正在推迟要孩子的计划。尽管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性别革命曾使女性有了不必违背意愿生育子女的选择,但新技术可能带来一场新的革命,从而让女性——以及男性——有能力在自己希望的时候生下想要的孩子。

参考资料来自《经济学人》周刊网站


发布者:成都试管婴儿,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blgj.top成都试管婴儿,不孕不育,试管婴儿医院,试管婴儿费用,试管婴儿成功率